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36.三十六只花哥
    川島的速度很快,沒有多久就將幸村精市的病歷交到了云清流手上,“不知道以后還有沒有和云醫生交流的機會?”

    “不知道川島醫生是否愿意和我交換一下聯系方式?”能夠和同行交流,云清流出來來者不拒。

    “當然!”川島知道云清流這是答應的意思,不禁有些雀躍。

    云清流從川島手上接過幸村精市的病例:“那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一行人就出了辦公室。

    走廊上,云清流將幸村精市的出院證明交給幸村夫人,讓她去辦理出院手續,自己將病歷妥善的收了起來。

    “精市,你留在這里,媽媽去辦出院手續。”

    “好。”這次幸村精市沒有跟過去,因為沒有必要,之前跟過來是為了幫媽媽說服醫生,結果云醫生一個人就將事情搞定了。

    “精市就拜托云君照顧了。”

    “好,夫人放心。”

    等待幸村夫人離開后,云清流幾人又回到了幸村精市的病房,出去這么一趟,幸村有些累,在招呼云清流三人坐下后自己也一旁坐下。

    “幸村君有什么需要收拾的東西嗎?”

    “前輩,你的房間我已經給你收拾好了,生活用品都有準備!”

    “謝謝安也,東西的話,那應該就只剩下衣服了吧。”幸村又想了想,“可以帶盆栽嗎?”

    “幸村君還有盆栽的愛好?”

    “云醫生還是叫我精市吧,小家伙們很可愛。”幸村精市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的十分溫柔。

    “看起來精市很喜歡它們。”

    “前輩都有種什么啊?”

    “是矢車菊,我想把那個小家伙帶過去。”幸村看著窗臺上擺放著的藍紫色矢車菊,目光溫和。

    那是他生病住院以后隊友送給他的,他很喜歡,每天都有照料。

    “當然可以。”云清流對這些事情并不在意,既然精市喜歡,他也不會反對。

    “好漂亮!”安也走到窗臺邊看著那盆矢車菊贊嘆到。

    聽到有人夸自己的小家伙,幸村精市無疑十分高興,笑得燦爛。

    在短暫的休息之后,幸村精市看向云清流,目光誠懇,“我有不少疑惑,不知道云醫生能否給我解答?”

    “當然,只是現在不是時候,不知道精市能否按捺一下?我想夫人應該就要回來了。”

    “好。”幸村精市估摸了一下時間,發現確實差不多了。

    果然,沒一會就聽見開門聲,幸村夫人從外面進來,“手續我都辦好了,現在就可以出院。”

    “精市,接下來你就跟著云醫生吧,不要給云醫生添太多麻煩,我就要回神奈川了。”

    “誒?媽媽就要回去了嗎?”幸村精市驚訝的看著母親,之前不是還說要去看看地方嗎?

    “有云醫生在我很放心,而且出來太久,也該回去工作了,精市要記得和媽媽打電話哦。”經過之前的一系列事情,她已經充分信任云清流,有云清流在,她沒什么不放心的,而且因為孩子的病她這段時間一直在請假,也該回去工作了。

    幸村精市眼中閃過了然,“好。”

    “精市就要麻煩云醫生了。”

    “夫人放心。”

    幸村夫人幫著把兒子的東西收拾好,整理出要帶走的東西一并交給他,然后就帶著不需要的東西離開了。

    在和幸村夫人告別之后,云清流他們也出了院,蘭奇亞將幸村的行李扔到后備箱,矢車菊一直在精市的懷中抱著。

    蘭奇亞發動車子,通過后視鏡看著云清流,詢問他下一步的地點,“王,接下去去哪里?”

    云清流沒有立馬回答1而是看向抱著矢車菊安靜的坐在自己身邊看著窗外的幸村精市,“今天是中秋,哥哥邀請你一起去家中吃飯,不知道精市是否愿意?”

    “前輩一起吧!”坐在副駕駛的安也探出頭到。

    “榮幸之至。”幸村精市收回看著窗外的視線,看見安也和云清流,點了點頭。

    能夠收到一起過中秋的邀請,他怎會拒絕這番好意?

    “蘭奇亞,直接去哥哥那里。”

    “好。”得到明確地點,蘭奇亞迅速發車,周圍的景色開始向后退。

    “治療的話,我們明天開始,不知道精市覺得如何?”

    “治療方面我這個病人自然聽從醫生的安排。”幸村嘴角掛著淺笑。

    “我沒想到,精市會成為無色之王。”

    “云醫生似乎對這些很了解。”

    “你應該已經知道關于王權者的一些事情里,畢竟石盤在這方面倒是一點也不吝嗇。”

    幸村精市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示意自己在聽。

    “之前在醫院沒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包一个生肖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