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5.我有一個夢想
    別人家在熱熱鬧鬧準備過端午的時候,林府卻在熱火朝天大興土木。

    原先林家仆人較少,主要的也就是林如海的四個得用小廝、賈敏的四個一等丫鬟和房中幾個婆子并黛玉身邊兩個一等丫鬟四個小丫鬟。

    所以賈敏想要大展拳腳時卻頗感束手束腳無能為力。

    此番三人去了一趟人市,一口氣搬回來四十多號人。

    其中,排得上名號的就有精通騎射刀劍出身武將之家的劍奴,如今喚作劍痕;

    騎術精絕養馬馴馬功夫一流的匈奴人月華;

    繡工精湛連官衙繡娘都自嘆弗如的繡奴彩繡;

    師從名師曾經一曲動京華的琴奴靈音;

    甚至還有印書匠之家出身的書奴蔡姬,釀酒師醇娘,制香師清聞……

    黛玉單單給她們按照手藝特長編錄賜名就用了大半日。

    而求賢若渴的賈敏捧著那份名冊,激動得手抖呀抖——這可是撿到寶了呀!

    原來這些人在人市時候都還有所保留,畢竟商人位賤,女子有這些一技之長說出去并不光彩。

    如今賈敏卻承諾,但凡是門手藝都可以做“女先生”,且絕不可能教會徒弟餓死師父。

    任何人只要能把徒弟教出師,每出師一名月銀獎勵一兩,升職加薪速度比爬床當姨娘可來得快多了!

    故而,眾人爭先恐后恨不得把壓箱底的本事都抖摟出來。

    次日,賈敏和黛玉便按著登記造冊的名錄,將眾人召集到一起進行誓師動員大會。

    賈敏對著院中排排站身姿筆挺的“待培訓員工”們清清嗓子道:“咳咳,你們手里拿著的名冊上有你們的新名字,從今日起你們便都是林家人了。從前種種,一筆勾銷。往后,誰也欺負不到你們頭上。”

    待價而沽的官奴,可不是誰想欺負就欺負嘛!賈敏話剛說完,臺下眾人見后半生有了依靠,早已喜形于色,掌聲雷動。

    等待掌聲稍歇,賈敏方抬抬手道:“當然,你們也不能仗勢欺人。林府不大,規矩也不多,就那么幾條。大家循規蹈矩認真工作便彼此相安。若有人心思不正,想弄那些歪門邪道,我雖不懂人市有哪些手段。林家家法也非擺來看的。”

    先禮后兵,軟硬兼施。賈敏兩句話,階下眾人面上喜色漸斂,復歸肅容。

    覷見眾人神色變化,賈敏唇角微勾,話鋒一轉又道:“不過,經過昨日問技,想來你們也明白了,府上買你們回來絕不是為娛聲色飽耳目的。相反,我要你們各展所長,三百六十行,拿出行家里手的氣度來。越是能獨當一面的,老爺和我越看重。林府雖是官家,老爺管的卻是商事,并不會看不起商人。你們若是有出息,日后個個都是林府的管事。”

    賈敏承諾的是“管事”而非“管事娘子”,言下之意便是憑借她們自己的能力就能得到尊重與信重,并不需要下嫁或高攀,非得陪什么管事。

    這等尊重莫說她們為人奴婢,絕得不到。便是從前養在深閨時,也無人賞識她們那些“無才便是德”之外“見不得人”的技藝。

    眾女聞言都大為意動。

    “至于身契,你們中絕大多數人都是良家子出身,有些甚至是世家大族千金閨秀。”賈敏說著,正大光明看向蘇雪香。

    蘇雪香也不回避,頷首認可。

    眾女在人市多日,彼此也都有些了解。看見蘇雪香亦在此,心中戚戚頓減,另一股自力更生憑本事改變命運的念頭油然而生。

    賈敏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包一个生肖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