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7.狼女孩(七)
    張玨牽著小外甥,耷拉著腦袋邊走邊打哈欠,要是有選擇,他絕對不想在暑假這個點起床。

    現在時間還不到早上九點,旅游熱門景區福壽里的人并不多,比起游客,更多的是準備做生意的小商販們。

    張玨的姐姐姐夫就住在福壽里附近,夫妻二人白天工作忙,索性把小兒子交給來京市旅游的弟弟照看。張玨吃住都在姐姐家,拿人手短,只好盡力當起兼職保姆。

    今天小外甥突然說要去福壽里,張玨攔不住又怕出事,只好苦著臉與床分別,跟著一起過來。

    “舅舅,我和你說,那個小胖總是仗著自己家有錢吹牛,我們今天就去看看他怎么進鬼茶樓——要是進不去的話,他的高達就是我的啦!”

    小外甥邊走邊跳,十分開心。

    然而我并不想關心小屁孩間的無聊斗爭,張玨敷衍地打了個哈欠,過了半秒,突然反應過來。

    “等等安安,你剛才說什么?鬼茶樓?!”

    “是啊,舅舅你不會沒有聽說過吧?就是那個一百多年一直沒人住的茶樓啊。”小外甥對張玨的反應不明覺厲。

    “……”就是因為聽說過才會這樣好嗎?!張玨停在原地,欲哭無淚,他現在回家還來得及嗎?

    和眾多普通游客一樣,來京市旅游前,張玨在網上查了不少旅游攻略,而那些新奇有趣的個人攻略中,福壽里的鬼茶樓絕對是繞不開的話題。

    有人說自己曾在夜間聽到過從茶樓中傳出的誦經念佛的聲音;有人說親眼看到過茶樓里走出數名身著白衣的無臉人;有人說每到月圓之夜茶樓都會有女人的笑聲;更有人信誓旦旦地說,自己曾經進過茶樓,聽里面的神仙講過道法……

    至于茶樓的來歷,什么民國女子慘死異鄉變為厲鬼,小戲子被辱上吊而亡陰魂不散等等更是數不勝數。

    對于張玨這種天生怕鬼的人來說,鬼茶樓早早就被他列入了旅游絕不會去的地方,甚至周邊景點都打算繞道走。結果今天大早上的,他差點被侄子稀里糊涂拉去那地方?

    坑舅呢這不是!

    “舅舅你不會害怕了吧?”小外甥一臉難以置信,吐了吐舌頭,“略略略,還是大人呢,真丟人!”

    “……”張玨,張玨他悲憤了。

    都被小外甥這么說了,要是不敢去,那還是男人嗎?!

    ——所以說激將法有時候對成年人或許更有用。

    “你先等等,舅舅發個消息。”做了幾秒鐘心里建設,張玨吸了口氣,拿出手機從列表里找出一個人。

    “李哥李哥,你現在在京市嗎?對,我在京市旅游,我聽說了個很不錯的取材地,你要不要來看看?”

    ……

    約摸十幾分鐘后,舅舅外甥的兩人小隊擴大成了十幾人,浩浩蕩蕩地走在福壽里的石板街道上。

    “我說李哥,用得著這么多人嗎?”張玨牽著小外甥,走向一個扛著“長|槍|大|炮”的男人,有些無語地問。

    這個被稱為李哥的男人今年三十來歲,以在網上發布原創短視頻為業,是位自媒體達人,在網上有幾十萬粉絲,算得上大v。

    張玨雖然現實中膽子小,卻很喜歡在網上看獵奇向視頻,陰差陽錯之下一來二去就認識了李哥。

    他剛才聯系李哥一起去鬼茶樓,本來是想叫一個懂些鬼神之事的人壯膽,順便作為粉絲露露臉,沒想到等了十幾分鐘后,李哥直接拉了十幾個人過來,不知道還以為是要去探險。

    “我們哥幾個昨晚剛從山里拍完野狼精回來,包場在附近喝了一晚上酒,早上醒來大家聽說你的事,都想去見識見識這地方,就一起來了。”李哥大大咧咧地打了個酒嗝,顯然還沒多清醒。

    “……李哥,你這樣真的沒事嗎?”張玨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能有多大事,你哥哥我出生入死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里吃奶呢。就是個旅游區造出來的噱頭,真有厲鬼,福壽里這地方能這么太平?”

    李哥擺擺手,懶得多說,徑直向前走去。他這些年為了拍視頻做了不少靈異的事,對玄學也有一定研究,要說福壽里這種地方有厲鬼,他是肯定不信的。

    不過他們之前去山里拍野狼精的策劃出了些問題,視頻可能無法按時發布,空檔期補一個網上熱門的“鬼茶樓”的視頻,也不失為一個辦法。

    李哥一邊盤算一邊掂了掂手上的攝像機,這機器是他們這次去山里幸存下來的,正好用來拍攝茶樓。

    張玨見李哥如此自信,只好暫時安心,牽著因為陌生人太多安靜下來的小外甥向鬼茶樓走去,心想要是待會兒出了事,他一定要第一時間抱著小外甥跑路,至于李哥一行人,他們藝高人膽大,不需要自己擔心。

    就這樣,一群人各懷心思,穿過福壽里的主干道,順著小巷子七拐八拐走了幾百米,終于到了一處有舊的古風茶樓前。

    “小張,這就是那個鬼茶樓?”李哥看著茶樓打開的門問。

    “是,是吧?”張玨此前從沒來過,見狀心里同樣七上八下。

    傳說中的鬼茶樓難道不是大門緊閉,陰森恐怖的嗎?!為什么現在大門大開,還能看到里面的人影?!

    “歡迎光臨,大家里面請。”一個手執折扇的年輕人站在門邊,沖他們儒雅一笑。

    “……”張玨不得不承認,這個突然出現的年輕人生的十分好看,明眸皓齒,氣質溫潤,皮膚白到反光,舉手投足間古意十足,讓人看上去如沐春風。

    但這不是他站在鬼茶樓前邀請別人進去的理由。

    張玨想起那虛無縹緲的關于民國小戲子的傳聞,縮著腦袋往后躲了躲。

    “怎么?你們來這里,難道不是想進去看看的嗎?”門口的年輕人做出不解的神情,敲了敲扇子。

    “你們放心,今天茶樓試營業,茶水一律免費,還有藝人表演,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嘛。”

    ……你用這樣的氣質和外貌,一本正經的念廣告攬客真的好嗎?

    “老板你好,請問怎么稱呼?”張玨心中七上八下之際,李哥卻轉了轉眼珠子,客套發問。

    “我姓白。”

    “白小先生好。”李哥當即問好,“既然小先生誠心相邀,我們就卻之不恭了。”

    于是,在張玨欲哭無淚的眼神中,李哥直接帶著一眾人走進茶樓,跟隨一個應該是服務員的女孩坐在正上方的戲臺附近。

    李哥來這一出并非心血來潮,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首先這家茶樓他仔細看了看,肯定是沒有鬼氣的的;而且茶樓荒廢了這么多年能重新開業,它背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包一个生肖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