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不知世事的神使大人
    荊楚游沒想到會在這個世界遇到他的舊相識。

    剛一出現就被一片璀璨耀眼的金光遮蔽了視線,隨后在荊楚游聽到腳下傳來——那種很多人聚集在一起才能發出的,一種巨大的混合著驚嘆、抽氣和無意識的尖叫于一體的聲音——的時候,就意識到自己這次的任務出現了某種程度的誤差。

    從傳送降落的地點,到他出現的方式,都不太對。

    他瞇起眼睛,等待周圍的光芒散去。

    這光芒并不刺眼,是偏向棕色調的金色,很柔和,金光中隱約浮動著麥穗的形狀。

    豐厚,飽滿,很眼熟。

    荊楚游有種隱約的不祥的預感。

    “江晉大人?”

    有些眼熟的光芒里傳來了有些耳熟的聲音。

    清脆,甜美,很溫柔。

    隨即光芒散去,荊楚游和身邊剛剛降臨在現世的神明少女一起出現在了半空中,現身于眾多普通人面前。

    “啊!!!!”

    一瞬間的安靜以后,混亂吵雜的尖叫聲像是巨浪一樣涌了過來,少女安撫的摸了摸身邊躁動的狐貍毛茸茸的耳朵,彎起眼睛對著荊楚游笑了起來。

    “真的是您呢,江晉大人。”

    “剛剛大家突然感應到您的氣息,猜測您是不是回來了。”

    荊楚游皺著眉,手中的黑傘在半空中輕輕一點,一圈小小的透明的漣漪從傘尖處擴散開,那些嘈雜的人聲頓時被隔離開了。

    “御饌津?”

    “是我。”神明少女看起來開心極了:“好久不見。”

    “我的速度最快,這附近我的信徒是最多的,就先趕過來了。”

    “果然是您吶。”

    漫天浮動的光滿散去以后,映入視線的建筑群十分華美,朱紅色的千本鳥居從山頂一路盤旋蜿蜒至山腳,歷史積淀出的古拙中帶著屬于神明的威嚴。

    和荊楚游曾經見到過的那一座,除了邊緣擴建的占地面積更廣了以外,主體建筑完全沒有變化。

    “這里是伏見的稻荷大社?”

    “是的喲,雖然很開心您突然回來,但是這里不是適合談話的地方。”

    她拍了拍身下的狐貍,巨大的狐貍靈巧的在半空中一躍,身形靈動的帶著御饌津向山頂的建筑物跳去。

    “請跟我來。”

    荊楚游環視周圍,在意識里呼叫系統,身體在原地微微一晃,伴隨著輕微的‘啪’的一聲,跟著御饌津一起消失了。

    隨著兩人一前一后的離開,布置在半空中的隔音用的術也潰散掉了。

    無數人聲匯聚在一起形成的聲浪淹沒了這片地方,所有目睹了這一‘神跡’的人驚訝又激動地討論了起來。

    御饌津坐在一間的和室里,房間不大,封閉式的空間只有一處小小的障子門,地面上擺放著兩個坐墊,坐墊中間的茶幾上放著兩杯清茶。

    茶還冒著熱氣,清冽的茶香隨著蒸騰的白色水汽在空氣中緩緩散開。

    荊楚游盤腿坐下,那只跟隨在御饌津身邊的巨大的狐貍便率先興奮地奔了過來。

    它將自己尖尖的腦袋搭在荊楚游的膝蓋上,長而蓬松的尾巴從背后環住了荊楚游的身體,把他整個人裹在了一團毛絨絨里。

    御饌津并不阻止,捧著茶杯抿唇微笑。

    “除了你,還有誰知道我來了。”

    “也不是全部。”

    御饌津說:“只是除了高原天這邊,大概冥府那邊也知道了。”

    荊楚游拿茶杯的手一頓,沉默的加大了聯系力度。

    等待了一會兒,大概有半杯茶的時間,系統終于上線了。

    【到地方了老楚?】

    【到了,但是這個世界和資料上不符合。】

    荊楚游在意識里回道:【你查一下我的坐標,是否投放錯世界了。】

    【你沒找…刺啦…到任務對象嗎?】

    【還沒有,我剛剛傳送過來,在這邊遇見了之前陰陽師世界的任務對象,而且目前的時間線不是在平安京時代。】

    【傳送偏差?你等…滋…等,我查一下。】似乎是因為荊楚游剛剛進行過傳送的緣故,對面系統的聲音有些雜音,像是通話時信號不穩定一樣。

    很快,聲音就變得清晰了起來。

    【查到了。】系統的聲音傳了進來

    【任務世界坐標是對的,我擴大了世界信息的查詢范圍,發現了一點小問題。】

    【這個世界在刀劍亂舞的世界劇情開始前,有一段平安京時期的陰陽師劇情,就是之前你去過的那個平安京。】

    【但是當時你已經處理干凈回去述職了,所以這次新的世界劇情開始以后便找了個新人過來做任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包一个生肖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