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8.天龍
    “嗯。”真泰嘴唇微抿,十分忐忑,不知道殿下到底是不是藏在了那石洞處。

    步履匆匆,兩人往那崖壁去了,為了安穩,他們并沒有帶上火把,所以,烏漆嘛黑的,行走間的聲音越加的放大起來。

    段延慶緊貼著崖壁,身后背著白風,聽著由遠而近的聲音,屏氣凝神,不敢有半分動作,生怕被發現了去。

    而刀白鳳,渾身的燥熱也被這涼風吹去,甚至有些發抖起來,不覺間與段延慶貼的更加近了起來。

    “譚青,你守在這里,我下去探探……”真泰說著,找來藤條,綁在腰間,另一頭給譚青拿著。

    “這能行嗎?”譚青看著手里的藤條,“也不是太長啊,這能下到崖底去?”

    真泰看著他懷疑的目光,不禁道:“不用下到崖底……”

    段延慶聽著時有時無的聲音,心里一跳,是真泰…

    他動了一下,小石子又嘩嘩往下掉了起來。

    上面的兩個人聽到動靜,僵了一下,還是真泰先反應過來了,“殿下殿下,是你嗎?”

    “咳…真泰!是孤!”

    “太好了!殿下!我就知道,您不會…呸呸!殿下,我這就救您上來!”真泰聲音都有些顫抖了,一旁的譚青這才反應過來,“殿下,白風和您在一起嗎?她,她沒出事兒吧……”

    “她…和我在一起!你們動作快些!”段延慶感受到腰間環的緊緊的手,不禁催促起來,現在白風最需要的就是治療!

    “太好了!”譚青心里一松,和真泰趕緊忙活了起來,等兩人合力把段延慶他們給拉上來,天已經有些微亮了起來。

    段延慶根本顧不上與他們多說,把身上標識明顯的衣服扔下崖壁,這才把白風抱進懷里,“先離開這里,找個大夫來……”

    “是!殿下!”真泰看著殿下抱著白風,本要接過來的,可是殿下卻依然不放手,雖然疑惑,但也沒多想,趕緊探起路來……

    段延慶小心的抱著她,力求讓她舒服一些。

    等刀白鳳再醒來,已經過去了三天了,她抬了抬手臂,依然無力,環顧四周,十分簡陋。

    “你醒了!”段延慶端著湯藥進來,看到刀白鳳睜著眼睛四處打量,不禁把藥碗放了下來,一個健步上去,把她抱進了懷里。

    刀白鳳震驚了,她…她…昏迷的時間里發生了什么!為什么他這么激動!而且!抱著她干什么!

    “你已經昏迷三天了,再不醒來……”段延慶聲音有些發顫,未盡的話語根本就說不出來。

    “殿下…我們如今是在哪里?”刀白鳳推了推他,退開了他的懷抱,這樣才自在了許多。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包一个生肖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