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1.21.枷鎖
    “斯特拉克男爵帶來了x計劃,實驗室立刻便投入了大量精力進行研究,也很快便獲得了成果。”喬說著,下意識地舔著嘴唇,“他們研究出了x,至少是初始形態的x,然后將x放到了——”她用食指抵著太陽穴,“這里,就像胚胎在子宮內發育一樣,讓x在我的大腦里成長。”

    班納喃喃地說道:“不可思議。”

    “所以這個x究竟有什么能力?”托尼用手指抵著下巴,問喬。

    喬想了想,說道:“打個比方的話,我原本的能力更像是收音機,而x讓我除了接收那些信息以外,同時還能夠發出信息。”

    “是像我想的那樣嗎?”巴頓挑著眉毛。

    喬輕而易舉捕捉到了他的想法,于是點了點頭:“是的,就是這樣。”她摩挲著手背,微微垂眸,“男爵希望我不僅能夠投射自己的想法,還能夠進一步控制別人的想法,然后把他們變成聽話的傀儡。”

    “這就是九頭蛇一直想做的,絕對控制。”史蒂夫低聲說,“他們從來都沒有放棄過。”

    喬勾了勾嘴角,語氣帶了幾分譏誚:“但他們對我的控制,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出現問題的。”

    “什么問題?”托尼揚眉。

    喬低頭咕咚咕咚大口咽下果汁,然后過了一會兒,才開口輕聲回答:“情緒,我的情緒失控了,即使是神經調節也沒用。”

    “大腦比世界上任何精密的儀器都要更加精密,”班納說道,“他們的實驗直到這一步才出現問題已經是奇跡了。”

    托尼在一旁沉默了一會兒,這才又問道:“然后呢?如果一開始x是在你的大腦里面,那么后來她是怎么被分離出來并放進保險箱的?發生了什么?”

    “發生了事故。”喬緩緩地說,“因為那個愚蠢的‘絕境’計劃,一切都失控了。”她開始感到舌頭變得沉重,那些長夜無眠時縈繞心頭的念頭此刻重新涌上來。

    愚蠢的絕境計劃,都怪那個愚蠢的計劃,才導致后面的事故發生。

    史蒂夫微微皺眉:“絕境計劃?”

    “有一個研究員提出我情緒失控的原因,是精神的強度與身體的強度不協調。”喬深吸了一口氣,仿佛又聽到了手腕上金屬環刺耳的報警聲,然而低頭看時,袖子遮住的手腕上其實除了一道猙獰的傷疤之外并無其他東西,“于是他們給我安排了一系列的訓練,希望提高我的身體素質,以期改善我的情緒控制能力。”

    托尼哼了一聲,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在一次訓練中,我的情緒再次失控。”喬緩緩地說著,有那么一瞬,眼前的東西仿佛砰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實驗室,“然后,他們在訓練中用來抑制我能力的鎖壞掉了。”

    那個白癡的抑制鎖,在失去控制的x的沖擊下連十秒鐘都沒有撐過去。而那些研究員就像沒頭的蒼蠅一樣亂沖亂撞,根本不知道該怎么應對。

    一群白癡,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該怎么應對,只是在那里哭喊著等死。白癡。

    史蒂夫凝目看著年輕的女孩,看著她用痙攣的手指近乎神經質地摩挲著被袖子遮住的手腕。她的眼神變得空洞,連同聲音一起顯示出一種遙遠的不真實感。

    “x,我,我們,”她說,艱難地吞咽著口水,那些殘忍的話說出口竟顯得如此困難,每個字都重若千鈞,“殺了……殺光了實驗室所有的人。但在逃出來的時候遇到了意外,x被留下了。”

    屋子里有一陣的死寂,沒有人說話。直到娜塔莎再次打破寂靜:“什么意外?”

    “我不記得了。”喬下意識地回答。然而這是謊話,今天的第一句謊話,因為她記得,得花一輩子的時間才能忘卻。

    喬彎起嘴角,像是被自己逗笑了。然后她低下頭捂住臉,無聲地哭了起來。

    (她從沒有見過那么多血,也從未因殺戮而感到那樣的喜悅和振奮。第一個獻祭的是馬克·哈蘭,她是多么恨他啊,那一瞬她對他的恨簡直足以燃起熊熊大火。

    然后他的眼睛就開始流血,鼻子、嘴巴、耳朵,統統都開始流血。他慘叫著、哀嚎著,最后倒在地上,臨死前嘴里喃喃念著的,是即將畢業的兒子的名字。)

    后來的一切都像是一連串混亂不堪的夢境,她覺得自己勢不可擋、所向披靡。如果可以,她甚至可以站在世界之巔,大吼一些自己是世界之王之類的鬼話。

    直到她看到那個躲在柜子里的孩子,那個和她當時的年紀差不多的孩子。不是實驗體,而是被某個傻到家的研究員偷偷帶進來的親戚之類的。也許是想讓小孩長長見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包一个生肖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