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8.營養套餐
    夢到了……火。

    是火焰。還有……穿著有些復古衣服的,拿著刀的人。

    他們說,沒關系,我們會保護您。

    夢到了雪山。

    有黑色的龍飛下來,它的眼睛是紅色的。

    然后聽到有人說,雪塔碎裂,無人為王血流成河……

    夢到了眼睛被遮住的少女。

    她說,灰燼大人,愿您找到安歇的港灣。

    那些是什么?溯夜不記得了。

    不應該忘記的。

    不想忘記的。

    但是為什么……還是……忘記了呢?

    頭好痛,心中有一股鈍痛傳來。

    不要消失,我不想忘記,不要離開,我還不能離開。不可以……不能停下,必須找到最后的答案!

    那答案不是守護歷史的真相,不是世界吞噬者的鱗片,也不是即將熄滅的初火……不是。所以我必須,繼續……繼續去……

    好痛苦……好痛。我已經,不想再走下去了。

    為什么是我?為什么一定是我?我到底……什么還要繼續下去?我已經累了,已經……無所謂了。

    我究竟為什么要繼續尋找答案?我甚至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是誰。我什么都不記得了……

    “小夜……”

    聽到了溫柔的聲音。眼前出現了坐在病床上的青年。看不清他臉,但還記得他的笑容。

    啊……是為了他……全都是……為了他。

    錨點重新確立——正在喚醒……完畢。

    冰冷而清晰的聲音再次響起,一切夢境,一切下墜都瞬間停了下來。

    “你醒了嗎?我的禮物?”

    是聲音。熟悉的聲音又喚醒了自己。溯夜醒了過來。

    “你必須繼續前進。溯夜。我們快要沒有時間了。”

    沒有時間停留,沒有時間猶豫。

    “你必須,這一次你必須找到最后的答案。”

    聲音強調著,他總是這樣強調。但他的音調很溫柔,溯夜不討厭他,并覺得他可靠又值得信任。

    “你這次做的很好。你取得了更多的信任。這是必要的,也是捷徑。”聲音說,“去利用你擁有的一切制造轉機吧。你一直都做得到。”

    溯夜沒有回答,她發不出聲音來,她太虛弱了。她好像聽到周圍有什么人在說話,但她聽不清。只有聲音的聲音永遠都是清晰的,她不知道這是為什么。

    她想努力的坐起來,但剛剛努力了一下,就被人按了回去。

    “你還不能起來。溯夜。”

    這次聽清了,這是凱爾希醫生的聲音:“你聽的清我說話嗎?看得到我嗎?”

    “…………?”

    溯夜一臉迷茫,凱爾希醫生搖搖頭:“芙蓉,給她打鎮定劑。還有,銀灰先生。你不能待在這里。博士的醫療報告我是不會給你看的,請你回去。”

    “我還以為互相信任是合作的基礎。”銀灰攤攤手,他說,“赫連博士是信任我的。”

    “就算是這樣,那也只代表她自己。”凱爾希醫生的眼神銳利又冷漠,她說,“我也是負責人之一。但我目前還不會那么信任你。謝拉格的貴族。希望你能理解,你的目的對我們羅德島來說一直都難以猜測。”

    “赫連博士會為我說話的。”

    “應該會吧。但暫時她可什么都說不出來。”凱爾希醫生說著就把一瓶應該是營養液或者藥品的吊瓶給溯夜掛上,“明明告訴過她不要輕易使用那種力量,就是不聽我的話。雖然這讓那些整合運動全都投降了……你要是真的感興趣,不如去看看那些新來的病人。”

    “我現在感興趣的可只是你們的博士啊。”銀灰并不打算離開。

    “真是難纏。算了。”趕也趕不走,就干脆干點活兒吧。凱爾希醫生說,“那就由你照顧博士吧。阿米婭和我要在她搞壞自己身體的時候負責善后。這你總不會還拒絕吧?”

    ——這就是事情會變成這樣的原因。

    這就是溯夜坐在床上,掛著吊瓶,虛弱的發不出聲音,而眼前的銀灰卻做出惡魔行徑的原因。

    “你是魔鬼嗎?”赫連博士用盡力氣發出了質問。

    “我是銀灰。”惡魔直接自報家門,“好了。你一定餓了吧?所以,我可是在履行職責照顧你。配合一下吧盟友?啊~?”他拿著叉子,叉起一塊青菜葉舉到溯夜嘴邊,還啊的企圖讓她張嘴。

    溯夜青著一張臉,勉強張開嘴吃了一口,然后絕望的躺在了床上默默流淚:“好想念廚師啊……”

    “得全都吃掉哦,盟友。”銀灰說,“待會兒芙蓉干員會來檢查。據說這都是對身體有益的東西,你吃了之后會好的更快。”

    “……你在報復我吧?”

    “直到你記住我的名字為止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包一个生肖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