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30.畫眉嘴國王五
    第二天天明之后布魯斯才發現蘇巡竟然剪去了他那一頭及膝的長發。他那時剛睡醒,身體仍被對方半摟在懷里,因為角度的關系他稍稍抬眼就能看見對方薄軟的嘴唇和尖削的下頜,再往下就是白而細長的脖頸。

    他不知不覺地盯著對方的嘴唇看了好一會,那嘴唇和他見過的女性嘴唇有些不一樣,并不豐厚飽滿,偏薄,看上去色艷而軟,也不知道碰上去會是什么感覺。布魯斯越湊越近,等到離對方的嘴唇不到一公分的時候對方竟突然松開了摟著他的手翻了個身。

    布魯斯當下被嚇得心臟砰砰直跳,在床上僵躺了一會后他見對方并沒有醒來的跡象,便暗自慶幸著躡手躡腳地起床把自己再次弄成一副乞丐模樣。

    在確認布魯斯再次裝扮好之后蘇巡才起床。晨光淺金,室內明亮,他梳洗過后見布魯斯竟真的依照他昨晚所說拿著抹布擦拭玻璃,笑道,“原來你也有聽話的時候啊。”

    布魯斯聞言頓時有些不樂意,他一邊使勁地擦著玻璃一邊憤憤道,“你為什么光看著都不過來幫我?”

    蘇巡笑了笑,道,“你吃早飯了么?”

    他說話的聲音很輕,表情柔和。因為離得很近,布魯斯甚至能夠看清他眼瞼下睫毛投落下的形狀規整的扇形陰影。他不知怎的聲音也跟著輕下來,“嗯,吃了剩下的面包。”

    蘇巡點點頭,道,“昨天我給你買了兩身新衣服,放在床上了,你去挑一套換上。”他說著看了一眼被布魯斯穿在身上的比抹布還要不如的幾乎不能稱作為衣服的破爛裝扮,溫聲道,“這衣服脫下來就扔了,你以后別再穿了。”

    “我就喜歡穿這身。”布魯斯硬著頭皮道,“你難道不知道我是個以乞討為生的乞丐嗎?如果穿得好了就沒有人會給錢了。”

    蘇巡以一副語重心長的口吻道,“那你不做乞丐不就好了。你還這么年輕,難道真的打算做乞丐做一輩子么?我們畢竟要在一起生活,對于未來,你有什么打算么?”

    為了不暴露身份,布魯斯咬了咬牙道,“我覺得乞丐很好啊。不用干活就能有錢,是天底下最輕松舒服的工作,我就樂意當個乞丐。”他說著見蘇巡微微瞇起眼睛,神色莫測地看著他,不由得有些忐忑起來。他微微垂下頭,小聲嘟囔了一句,“再說我也沒、也沒讓你和我一起當乞丐啊。”

    蘇巡聞言沒再說話,只是不輕不重地看了布魯斯一眼。布魯斯被他這一眼看得有些不自在,直覺覺得對方的眼里含了冷意,好像看著他的眼神跟看一件正考慮要不要扔掉的物件沒什么分別,跟昨晚給他買糖吃還把他摟在懷里的模樣大相徑庭。這么一想,他的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不由得小心翼翼地問道,“你怎么不說話了?是不是已經嫌棄我到懶得跟我說話了?”

    “不是,你不要多想。人各有志,既然你喜歡做乞丐,那就繼續做乞丐吧。”蘇巡思忖片刻后又道,“只不過做乞丐的收入很少,我也需要找一份工作來做,若不然我們連買面包裹腹的錢都不夠。布魯斯,你覺得我做什么工作好呢?”

    布魯斯被他問得愣了一下,“啊?”

    蘇巡彎了彎唇角,道,“你不是一直說你是我的丈夫我得聽你的么。現在我在征詢你的意見,你驚訝什么啊。”

    “啊,哦。”布魯斯聞言立刻變得開心起來,他將普通女性能作的工作都想了一遍,最后詢問道,“你覺得編筐子賣怎么樣?這個不需要成本,就是用一些竹篾或者柳條隨便編一編就好了。”

    蘇巡見他將編筐子說得這樣簡單,便笑瞇瞇地搖了搖頭,直截了當道,“我不會。”

    布魯斯想了想接著道,“那紡線吧,我聽說這個活很簡單,城里就沒有一個女的不會紡線的。你覺得怎么樣?

    蘇巡繼續搖頭道,“我覺得不怎么樣,紡線我也不會。”

    布魯斯見蘇巡一連說了兩個‘不會’,沒忍住喜形于色道,“這算是怎么一回事啊,你這也不會那也不會,什么都干不了,娶了你當妻子,我算是倒霉透啦。”

    “可我瞧你怎么像是高興得很啊。”蘇巡說完見布魯斯臉上的笑立刻僵在了臉上,眼神也閃躲起來,便道,“我身上現在還有一點錢,就隨便做個成本不高的生意試試吧。”

    他們兩人現在所住的房子街頭就有一家專門賣瓷杯的,蘇巡就近買了一筐子造價低廉的白瓷杯,直接換了條街道擺了個小攤子就開始賣起瓷杯來。

    路過的行人見蘇巡長得實在是好看,即便沒有買瓷杯的需求也會停下來看看。沒過一會兒他的生意就變得很好,來買瓷杯的人即使明知道他賣的杯子高于市價也絕不還價。好幾個年輕男性紅著臉詢問他是否已經結婚,還有好幾個漂亮年輕的女孩在買了瓷杯后又紅著臉把瓷杯作為禮物送還給他。

    就這么悠悠閑閑地賣瓷杯賣了幾天后,蘇巡遇見了將他和布魯斯送到王城的面包店老板和他曾經提過的在珠寶店工作的兒子倫納德。倫納德是個面容清俊笑起來有點靦腆的年輕人,他的眼睛顏色是非常漂亮的祖母綠,笑著看人的時候宛若兩顆閃閃發光的寶石。

    “倫納德他今天沒有工作,請讓他留在這里幫您吧。”面包店老板非常好心地把他的兒子塞給了蘇巡幫忙,不容拒絕地說道,“我該買的精面粉他已經陪我買完了,接下來我就要駕馬車回家里去了,您就隨意使喚他吧。”

    蘇巡見倫納德本人已經點頭同意,也就沒有拒絕他們的好意。

    前來買瓷杯的客人見蘇巡身邊多出了個長相英俊的年輕人,便默認對方是蘇巡的丈夫,紛紛說著“般配”、“一定要幸福”之類的祝福的話。蘇巡聽得多了便笑笑,也不欲和客人多作解釋,但站在他身旁的倫納德卻紅透了臉。

    倫納德在蘇巡收錢的時候幫著把瓷杯用紙張包好遞給客人,在蘇巡笑著同他道謝的時候他就跟著一起笑。他們兩人年紀相仿,身高相近,頭發也都是純粹的金色,遠遠看上去確實很像一對般配的夫妻。

    在不遠處偷偷觀望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包一个生肖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