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4.024 還有一頭熊要救命
    024  還有一頭熊要救命

    “將節窠洗凈,瀝干,搗碎備用……”

    ……

    “稱取十克紅貝粉,趁熱加入,攪拌均勻……”

    ……

    “將配制好的溶劑進行過濾,靜置,取上清液加入膠石……”

    昏暗的旅館地下室中,康頌穿著一件寬大的罩衣,頭上帶著透明半圓面罩,宛如一名宇航員。

    在她的面前,坩堝、燒杯、試管一應俱全,乍一眼看過去,會以為是來到了什么化學實驗室——不過事實也與此相差無幾。

    在魔卡大陸的大多數旅店中,都會提供這樣的獨立房間,用于制卡或是調配墨料。

    相比較起那些能模擬特殊環境,以給予制卡師屬性加持的高級制造間,這里的日租金還算便宜,至少已經破產的康頌不至于負擔不起。

    即將進行最后的固定分裝步驟時,房間的門被敲響了。

    康頌把正好需要靜置的溶劑放在一旁,摘了礙事的頭罩,開門。

    門外站的是一頭熊。壯實的身軀幾乎遮擋住整個門扉。

    “威克多,其實你沒有必要幫我的。”康頌嘆氣。如果只有自己,就算最后萬一失敗,喪失的也不過是五枚金幣和自己的痛心,可現在……

    等威克多孤獨終老的時候,會不會痛恨一個叫做康頌的家伙害他沒了老婆本呢?

    “我還以為你會聯系你家人。”威克多也委屈。

    當時扔出錢袋一分是因為仗義,一分是因為他同樣討厭布魯克,另外九十八分都是因為他堅信康頌必定身世不凡,出手就是超凡卡片,張嘴就要買兩千金幣的熊貓,沒有點倚仗的人誰敢這么做?

    這么好的冷灶就擺在自己面前,現在不燒更待何時?

    康頌擊殺王蟲時的果斷和創新大賣堅甲的機智給她打了個光環,威克多顯然就屬于是被閃瞎眼的人之一。

    他信心十足的墊上自己的老婆本,就等著康頌的土豪家人出現,遞上滔滔不絕的感謝和獎勵。

    結果……

    結果自己好像玩脫了。

    威克多內心已經麻木,記不清康頌告訴他,她的家人都不在這個世界時的心情了。

    等康頌一頭鉆進制卡間許久,這頭受傷的大熊才想起來,要過來看看自己的老婆本是不是還有拿回來的機會。

    “這東西能幫助你三天內賺到兩千金?”威克多表示懷疑。盡管他只是一星制卡師,卻也能一眼看出康頌在干嘛:

    她在制作墨料。

    從選用的材料來看,制作的還是低級通用墨料——不管是什么東西,被冠以“低級”“通用”這樣的修飾,那就等于“不賺錢”。

    就算康頌能在材料的選擇上進行改進又如何呢?

    墨料本身的品質就限制了它的價格。

    這也是為什么魔卡的種類千變萬化,墨料卻一直只有幾種經典配方在流行。

    在魔卡數百年的發展中,人們早就發現,決定魔卡強弱的,首當其沖的是使用者的能力;然后才是制卡師本身的技巧、感知力和對卡片屬性的理解;至于墨料,是排在最末的,只要墨料的選擇與成卡屬性不沖突,就基本沒什么大問題。

    “墨料無用”已經是這片大陸上的主流論調。

    威克多好像聽到了什么東西碎裂的聲音。

    可能是自己脆弱的心靈吧。

    他原本以為康頌是在秘密復刻超凡卡片,卻沒想到她是在折騰著最不值錢的墨料。

    名為“凄慘”的人生走馬燈開始在威克多眼前循環播放,他嘆息一聲,將那些“寒冷冬夜自己無助的蜷縮在墻角賣火柴”的幻想扔出腦海,垂死掙扎:“你應該記得,威克多說過一個詞‘歌莉婭金幣’,你知道那是什么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包一个生肖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