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40.第四十回
    到達南屏山后,讓狄櫻比較驚喜的是莫雨的情況比此前要好很多。

    坐躺在床上,莫雨把玩著狄櫻也不知道從哪里找來的布娃娃,而這娃娃的式樣像極了毛毛一直不離身的那只娃娃,模樣十分可愛。捏著布娃娃的臉,莫雨覺得有點無聊,離開七秀坊后他就跟半殘廢沒區別,幾乎都躺在馬車上,就算好些也都是靠狄櫻背他,身子骨都僵硬住了。

    下床的莫雨放下手里的娃娃張開雙臂伸展了一下。

    狄櫻不在,也不知道她跑去哪里了,離開前特意囑咐他好好休息,別到處亂跑,囑咐完還不放心地在手心里寫了一個看不見的字。

    是個“護”字。

    已經換了一身玄金色服飾的他還是跟以前一樣隨性,頭發都懶得綁,直接隨意地披散在肩頭。推門走出去,刺目的光線讓他有些不適,下意識地瞇起了眼睛。

    今日的天特別藍,萬里無云難得一見的好天氣,似是給這個陰霾的世界帶來短暫的光明一般。

    狄櫻到達神幽谷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神幽谷外的霧霾結界消失了。整個棄谷就如它的名字一般,宛若遺棄之地,空曠無邊又寂寥,半點生氣都沒有。狄櫻整個人都傻眼了,才離開幾天功夫,整個神幽谷都搬家了?

    不對啊,神幽谷不該搬走的,他們在此與世隔絕數萬年,離開那片神隱之地對他們來說可沒有任何好處。也不知道哪里出現了問題,上次來南屏山沒有結界籠罩,這次來南屏山竟有結界籠罩,就連神幽谷的入口之處也不見了。

    仿佛她做了一個夢一般。

    狄櫻立即施法,想去探知這附近是否還有靈氣之時,一人忽然從她身后拍了她的肩膀。眸底劃過一絲冷意,狄櫻反手揮過去,修整平滑的指甲瞬間化作銳利的尖爪直直對準身后之人。那人不躲不閃,只是站在她身后沖她微笑著,要不是狄櫻聞到對方身上那熟悉的氣味,估計就真的一爪子讓對方去下面了。

    尖銳的指甲只距離他零點一毫米的距離,只要狄櫻愿意她的食指指甲就可以戳破對方的眼珠子。“你……”對方身上的味道過于熟悉讓狄櫻一時吃不準是敵是友。

    對方是個少年,臉上有著奇怪的紅色圖紋,就像紋身一般,耳朵尖尖,耳朵的尖端處有一撮黑色。他有一雙藍色的瞳孔,不是很深的那種藍,而是淺淺的藍色,就像現在的天空一樣。他沖著她笑,唇角邊掛著的似笑非笑還是有那么點欠的。

    “僧格?”模樣是人的模樣,可氣味和給人的感覺是不會變的,眼前化人形化的不是那么大全套的少年給她一種就是僧格的感覺。

    歪了下腦袋,少年笑了笑:“你還真是一猜就中,我以為你會猜很久呢。”以狄櫻那么奇葩的性格,僧格一開始真以為她看到他現在的模樣會猜測他是哪里的精怪。

    狄櫻木著臉,往后一指:“喂,給老子解釋一下是怎么回事?”她指的是棄谷口的那片空地。

    撲面而來的社會我姐的氣息讓僧格下意識抽了抽嘴角,但他還是回答了問題:“神幽谷暫且閉谷了,自你離開后的第三天,南屏山忽然出現了奇怪的家伙,身帶魔氣,似乎還在尋找神幽谷下落。谷主為防萬一就封閉了神幽谷,將路口全部關閉,連南屏山都罩下了可令法術失靈的結界。”

    “魔氣?”從她來到這個世界起,就未曾感受到過魔氣,倒是煞氣和陰氣賊重,就連妖氣幾乎都很少感覺到。“你確定?”

    僧格搖頭道:“其實我并不確定,但谷主是那么說的,這幾日神幽谷似乎在做些什么,具體我也不懂。”他開了靈智,但還沒到一步登天的地步,短短數日能化為人形真是上輩子積了德。“說起來,還要感謝谷主賜了修為丹,我一下子增長了三百年的修為,得以化作人形。”

    狄櫻笑道:“你的族人可還好?”

    僧格笑道:“大家都很好,谷中的人對我們都好。”那里真的是一處世外桃源,讓他得以放心。

    “那就好。”狄櫻當初送他們來神幽谷就是為了讓他們得以好好生存,如今看來倒是一個好的決定。“對了,那現在還能進神幽谷嗎?我有事求見谷主。”

    僧格道:“我就是為了這事才出來的,谷主算到你這幾日會到南屏山,便讓我出谷幫你忙。”

    一聽僧格是華胥派來幫她忙的,狄櫻狐疑的上下打量了僧格一番:“那個,你……你會治療內傷?”莫雨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內傷問題,看上去像是沒什么事,但狄櫻知道他傷的算比較嚴重,不然不會從七秀坊出來后一直奄奄的。

    僧格點頭:“我這兩天一直在蠃伯身邊學習,簡單的治愈術都行,況且凡人受內傷而已,還是很簡單的。”

    狄櫻:“……”總有種不詳的預感。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包一个生肖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