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80章 遲遲的身份
    “我的身份?”鐘遲遲一頭霧水,“我什么身份?”

    她不是楊月眠失去遲依依后回庸山途中隨手撿回去的孤女嗎?

    李長夜眸光幽幽地看著她,一只手繞到她身后,在她背脊上輕輕一點——

    紋身?

    “你還記不記得,四月二十,云氏兄弟遇刺的事?”他低聲問道。

    鐘遲遲蹙眉一想,猛地睜大了眼:“前朝死士!”

    她想起來了!

    云氏兄弟遇刺后,李長夜令人追查刺客,曾查出一批身上有特殊印記的前朝御用死士,當時她還嘲笑過死士身上有印記的事,也沒留意問是什么印記。

    難道那些死士身上也有青蓮紋身?

    那她……

    鐘遲遲下意識地去摸自己的后背,卻只摸到了他的手,被他輕輕握住。

    “也不能算死士——”她反應那么迅速,李長夜莫名有些與有榮焉,高興地彎起了眸子,“那是前朝皇帝豢養的一支暗衛,只聽命于歷任大周皇帝,不過他們身上的印記可不是遲兒這樣美麗的青蓮紋身——”他含笑親了親她的鼻尖,“上次抓到的那些暗衛,身上的印記是黑蝙蝠!”

    “那我的紋身——”鐘遲遲忍不住追問。

    “開始朕只覺得位置和大小都相似得太過巧合,才說需要查一查,并非故意不告訴你。”他好聲好氣地解釋道。

    鐘遲遲這會兒卻沒空聽他解釋,只著急追問:“那你查到什么了?”

    他笑著將她的手從背后拿出,送到唇邊一吻,反問道:“十七那日,你是不是見過歐陽徐了?”

    鐘遲遲立即反應過來了:“是他告訴你的?”

    李長夜點頭道:“那日下午,歐陽徐進宮來稟,說的就是青蓮紋身——”

    “他說,青蓮紋身,同沙蓮繡紋的衣帶,都是蝠衛首領的身份象征!”

    鐘遲遲差點從床上跳起來:“我怎么不知道自己還是個首領!”

    李長夜只覺得她這副炸毛的樣子無比可愛,笑著將她拉回懷里狠狠揉搓了一頓,才道:“傳聞沙蓮飲人血而生,一生只認一主,是大周皇帝對蝠衛的期許和要求,遲遲,你不知道,為你紋身、贈你衣帶的人一定知道!”

    鐘遲遲皺眉道:“可他都沒告訴我,又有什么意義?”

    就算現在說穿了,她也沒覺得楊月眠把她當成暗衛或死士養,他教她的,一直都是如何保命。

    “沒告訴你,或者只是還沒來得及告訴你——”他吻著她的臉,輕聲道,“歐陽徐的祖父也是蝠衛首領,因叛主被割了紋身,失去了統領蝠衛的資格,照理說,蝠衛應該群龍無首散了,但是——”

    不用他說下去,鐘遲遲也知道。

    蝠衛沒有散,還出手刺殺了云氏兄弟,依稀同吐蕃巫有所勾結。

    “普通蝠衛,只會聽命于大周皇帝或者蝠衛首領——”他忽然捧住她的臉,目光灼灼地看著她,聲音卻壓得更低了,“遲遲,你師父楊月眠,或者是蝠衛首領,或者,就是前朝遺孤!”

    鐘遲遲怔怔地看了他一會兒,將他說的話在腦子里重新過一遍,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楊月眠的年紀,稱不上遺孤了……”

    李長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包一个生肖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