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七章 世界之外的威脅
    “世界?什么世界?哪個世界?”蕭伯納老人顯然對這類時事類新聞已經不太關注了,反問道。

    聽上去,他誤以為對方提到的是某個新世界。

    “《魔杖》的世界,大阿卡納序列最后一位的那個‘世界’!”三叉劍的雇員一臉興奮,仿佛考據族遇到了一份罕見資料似的:“他可是巫師世界有記錄以來年紀最小的‘世界’稱號獲得者……此外,他還是第一大學的公費生、梅林勛章的獲得者,他率領的獵隊在校獵賽上獲得了冠軍,獵獲了整個賽場一半以上的獵物!”

    “是新生賽,不是學院杯。”鄭清聲音微弱的辯解道。

    聽著別人將自己的成就一件件羅列出來,總有種怪怪的感覺。他的臉色漲的通紅——這是許久都沒經歷過的事情了。

    “梅林勛章?稱號世界?”蕭伯納老人仿佛第一次認識鄭清似的,垂下眼皮,嚴肅而又好奇的打量著年輕男巫,語氣多了幾分了然:“這樣的話,打爆那頭小怪物倒也說得過去。”

    “我沒有……”鄭清聲音異常無力。

    他覺得某些誤會自己似乎永遠也說不清了。

    “行了,哪個巫師還沒點秘密,不用解釋了。”蕭伯納老人大手一揮,直接給鄭清的回答定了性。侍立在一旁的三叉劍某人連連點頭,竟毫無異議。

    年輕公費生嘴角抽了抽,最終放棄掙扎,不再奢望能夠當著兩位‘大人’的面理清這件事。他現在只盼望著能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

    要知道,早上離開學校的時候,蕭笑還領了一個什么小屋的協助任務。

    他可不希望自己寶貴的假期都浪費在別人身上。

    “咳咳,”三叉劍的雇員輕聲咳嗽了兩下,把年輕公費生的注意力重新吸引了過去:“雖然你的身份特殊,但是該進行的流程還是需要進行……希望你不要介意。”

    鄭清扯了扯嘴角。

    他完全不介意的——事實上,他也不覺得自己身份有什么特殊。

    “那么,說一下事情發生的具體經過吧。”三叉劍的巫師重新架起記事板,好整以暇的看向年輕巫師。那根雪白的羽毛筆輕巧的懸浮在記事板上,等待鄭清開口。

    鄭清轉頭看了蕭伯納老人一眼。

    老船夫雙手拄著竹篙,正瞇著眼打量著灣腳礁石上忙碌的其他幾位黑袍,盯著那只怪物死亡后留下的那堆爛泥,似乎沒有注意到旁邊兩人之間的談話。

    年輕的公費生輕輕吸口氣,認命般回過頭,開始描述起自己一路的所見所聞。

    從臨鐘湖碼頭出發開始,到兩岸景色、船夫小調、再到一條銀魚引發的河面沸騰——甚至包括蕭伯納老人唱的小調兒,他也說了一下——最后就是擺渡船在河灣處的遭遇了。

    “……那只青蛙怪想要偷襲我的時候,被船長阻擋了,然后我下意識打了一槍,就打了一下,它就變成一堆爛泥了。”說到這兒,似乎擔心調查員不相信,鄭清還特意強調了一下:“這點您可以詢問船長,我那就是一顆普普通通的鎮邪符裹的符彈。”

    “不用擔心,這些我們都會交叉核實的。”三叉劍的巫師和氣的安慰著,隨即又感嘆道:“果然,就像老師當初說的那樣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包一个生肖赔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