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第 2 章
    當時斐宛第二次來那種滿了繡球的花園時,池穗在書房里。

    沒有第一天看見的那個跟大狗玩得像個野丫頭的半點模樣,而是穿著黑白格子小裙子規規矩矩坐在閣樓上,靠著斜頂的天窗,背靠著一只巨大的派大星的靠枕,抱著一本書,看的很專注。

    時斐宛又有點能理解賽琳娜昨天對自己形容的天使了。

    時斐宛進去的時候,那靠著窗邊的小孩子完全沒注意到她的動靜。直到時斐宛已經走到了她跟前……

    小孩忽然像是受驚一樣,因為身邊身邊突然投下來的陰影霍然抬頭,雖然那張圓圓的小臉蛋上極力想要保持鎮定,但是那雙烏黑的大眼睛卻還是流露出來片刻的驚慌失措。

    像是受驚的小鹿。

    不安,驚慌。

    又,傻氣冒泡的可愛。

    池穗在看清楚進來的人是時斐宛時,她皺眉,抿唇,然后像個小大人一樣開口:“你,應該,敲門。”

    又是磕磕巴巴不連貫的帶著腔調的漢語,聽了讓人發笑。

    時斐宛收斂了臉上的笑容,被自己的學生指出來自己的錯誤,她也很坦然,沒有表現出一點氣急敗壞,更沒有像很多人一樣下意識去反駁狡辯,而是很真誠看著天窗旁邊的小姑娘,認真說:“對不起,是我疏忽。不該看著門開著就直接進來,對不起,下次我注意,改成好嗎?”

    可能完全沒想到面前的女子竟然會這么快就直接承認自己的錯誤,小姑娘眨了眨眼睛,那長長的睫毛也跟著一起忽閃忽閃的,而后本來可有底氣的那張小臉,瞬間變得有點別別扭扭的,那手指頭也在書頁上不安地摳呀摳的,像是下一刻就要摳出來一個洞一樣。

    “那么,正式,做什么……”

    時斐宛失笑,她如何看不出來池穗的別扭?

    昨天看見賽琳娜那么溫柔,她就知道這樣的家庭教出來的小孩一定也會很可愛。原來,真的可愛。

    別扭著的可愛和善良。

    不過,道歉當然是應該正式的。

    “因為小池穗指出來的問題都是需要被改正的,所以我也應該對你有個正式的道歉啊。”時斐宛說。

    結果在她說完這話后,窗邊的小姑娘又不理人了。

    時斐宛好奇她在看什么書,不過出于對小孩的隱私的尊重,她還是試探著先問了一句:“可以跟老師說說你在看什么嗎?”

    小姑娘并不是很想交流的樣子,剛脫口而出還是英文回答,然后像是覺得很苦惱那樣,才又磕磕巴巴地吐出幾個漢字。

    原本這樣的母語教學,或者說對于已經十二歲的池穗來說,漢語可能不能稱之為她的母語,在時斐宛看來,除了制定必要的學習計劃流程之外,日常使用漢語多進行溝通也是必要的。

    任課的時候自然是要按照她的要求。

    所以時斐宛聽著池穗吐出來那幾個字時,讓她再講一遍。

    可哪知道小姑娘脾氣還大著,再講一遍時,聲音也隨著高了不少。

    “《奇雞藍海》!”

    “肺活量不錯。”時斐宛夸獎說,眼里的笑意卻沒剩下多少。

    池穗:“……”

    “就一般人還真聽不懂。”時斐宛接著開口。

    她很快看見坐在天窗旁的小孩臉上露出一點不好意思的神情,又很快被她藏起來。

    時斐宛沒講話,就靜靜地看著那小姑娘。

    她平常笑起來的時候看著就很溫和,只是溫和中帶著一股疏離,并不是那種特別有親切感的人。只不過在面對自己第一個學生池穗時,時斐宛還是在很認真想要讓自己身上有二十幾年從來都沒有過的親和力,努力跟眼前的小姑娘好好相處。

    不過,當她忽然像是現在這樣不茍言笑嚴肅著一張臉的時候,就有種不怒自威。

    不是兇巴巴的樣子,就是很有氣場,好像每個人心里的小九九在她面前都無影遁形那般。

    池穗本來就想跟她這樣耗著的,不說話就不說話。可是被時斐宛那挺有壓迫性的目光注視著,她覺得自己快要頂不住了……

    然后——

    “那你,教我,嘛!”

    帶著十足的稚氣又置氣的腔調。

    時斐宛:“所以現在是要認我這個老師?”

    池穗:“……”沒講話,但還是重重點頭。

    “對老師是這樣的態度?”時斐宛臉上神情不變,看著還是那么嚴肅。

    教學生,從來不是只教會她知識。

    知識有比做人重要嗎?

    小姑娘不是不懂的,她聰明得很,現在穿著白色的花邊襪從飄窗的地方跳下來,像模像樣站在原地,“老師好。”

    時斐宛臉上終于露出了一點笑意,“覺得自己的普通話國語很標準嗎?”

    小姑娘不抬頭,穿著白襪子的腳趾頭這時候全部蜷縮了起來,卷著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包一个生肖赔多少